有机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有机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阅文集团一年聚变IP新规则能玩得转吗

发布时间:2020-02-19 16:15:41 阅读: 来源:有机肥厂家

导读 前夜原创文学颁奖背后,阅文集团把玩的其实是一个市场新规则。一个庞大的数字娱乐IP开放平台已经形成。

上海地标、100多米的红地毯、高大上宴会、王长田、苏童、陈坤、柳岩等明星大伽云集……我已见惯这场合,但想到这是一家原创文学平台的新年活动时,仍有许多新的感受。

这是前夜(1月6日)“2015福布斯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颁奖盛典”现场。它的幕后是阅文集团。

一年前,当这家以盛大文学、腾讯文学为基础的合体公司首次亮相时,身份不过是腾讯互动娱乐四大板块中的“小弟”。如今,它足以成为事业群里的基础部分。

而10多年前,由阅文集团旗下核心业务起点中文网开创的千字几分钱付费模式,虽曾让写手鸡血般追随,促成平台盈利局面,甚至设定了IPO目标,但整体来说,当时除了有限几部炒作版税、改编成游戏外,还看不到更多爆发力。

10年过去,一切巨变。阅文已有新的气场。它几乎已成中国原创文学、中国影视、动画、动漫、图书领域的核心IP平台。

而前夜原创文学颁奖背后,阅文集团把玩的其实是一个市场新规则。一个庞大的数字娱乐IP开放平台已经形成。

让我们从前夜现象界看看这家公司缘何发生了一场聚变。

1一场盛典背后的新规则

表面上,这确实是网络原创文学盛典。它是福布斯与阅文2015年逐月发布的 “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的年终盘点。榜单涉及2015年度人气作家、新锐作家、原创作品最佳改编奖(电影、电视剧、动画、游戏、网络剧)以及2015年度最具改编潜力的作品等。

但用意颇深。你看榜单内容:《何以笙箫默》、《盗墓笔记》、《花千骨》、《琅琊榜》、《鬼吹灯》等。这些小说与它们衍生的影视剧,轮番光鲜,人气已火爆一年。再看出席嘉宾,从原创文学界百余位顶尖作家、权威媒体、传统名作家、中国作协领导到演艺明星、文娱产业大佬、影视娱乐公司代表,分明是一次全产业链的盛会。

考虑到作品发布的主力平台,这像是2016年阅文借助盘点进行的一次会盟,渲染了它的强大的IP实力,以及整个产业链的价值。

观察、采访下来,盛典背后,确实隐含更多信息,尤其涉及到阅文的商业模式调整、行业游戏规则的设定。

一点都不夸大。先来看阅文集团CEO吴文辉颁奖致辞里一段话:“对于读者来说,去哪里能看到些作品被读者推荐的最多、追得最厉害?对于IP开发方来说,怎么知道哪些作品是最具粉丝号召力、粉丝消费意愿最强、IP价值潜力最大?这正是我们推出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的初衷所在。”

这分明是设立IP价值评定标准的说辞,戳中了行业痛点。几年来,IP一词泛滥。身边的朋友说,现在听到这词就想呕吐。因为,概念厘定不清,没有什么标准体系,市场已出现畸形:像当年炒房一样,行业热炒IP。有的囤积居奇,只等有朝一日一夜暴富,混乱不堪。

整个产业亟需建立一种IP价值量化标准。原创文学风云榜榜单用意,就是通过作品评奖提供一种无形的标准参照。

“榜单凝聚了来自粉丝消费实践检验的IP价值标准。榜单上的每一部作品,都意味着文化创意延伸的无限生产力。”吴文辉说。

它让人想到“超女”、“中国好声音”的模式。就是通过粉丝投票决定一个标准体系。说白了,阅文是在用C端力量来作为检验、评定IP价值的主要标准,坐实其产业地位。

去年榜单里,除了都市类题材外,有不少作品题材以玄幻为主,这类容易改编成游戏、动漫,但有同质化倾向。对崇尚严肃阅读的人来说,可能有些不适。

前晚我将问题抛给吴文辉。他说,IP同质化是“任何时候都免不了的泡沫和浮华”,特别是这个时代。但“大浪淘沙,最终会剩下真正的黄金,观众和用户会做出自己的选择,会把不优秀、不好的东西淘汰掉,遗忘掉”。

我给予包容。这是必经阶段。就像30多年前武侠一样,玄幻反映了一个时代特征:社会剧烈变迁,新一代精神迷惘,许多创造力在现实社会无处释放。当自由意志与创新诉求碰撞,自然会向虚拟倾斜。玄幻体现了一个高度压抑社会的想象力释放。《三体》也是如此。

截至目前,阅文旗下囊括QQ阅读、起点读书、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云起书院、起点女生网等国内领先的数字阅读品牌,榜单打通了跨屏产品矩阵,并接入17K、纵横中文、3G门户、磨铁、黑岩等第三方平台内容。目前它拥有400万原创作家、1000万部作品,改编市场市占率高达90%。

借助每月作品排行榜形成一种IP价值标准体系,确实是关键一步。它跟阅文前夜同时发起成立的“正版联盟”一样,属于2015年以来调整商业模式、建设一个IP开放平台的基础布局。

阅文去年初正式成立后,很快对外发出声音,强调将改变过去的IP经营模式,从单一售卖过渡到增值开发,最终建立一个完整的IP生态圈。

前夜,吴文辉在接受夸克点评等多家媒体采访时说,这不仅是阅文的诉求,也是整个市场的诉求。

“IP这个词只是刚刚萌发,处于萌发的状态,现在很多人都看到了它潜在的价值,但是我相信,很多人所看到的,远远还不是它最终的价值,未来还有十倍、百倍的空间,”他说,美国好莱坞大片中,一个优秀IP都能带来很多价值,而中国现在的IP价值“还远远比不上”。

当然他对中国市场非常乐观,只是说必须建立在IP开发基础上,后者目前处于早期阶段,IP应用简单,直接改编或直接做剧做游戏。他期望有更多深耕、挖掘、细化。

“阅文作为中国最大的原创IP拥有者,希望能产生IP的最大的价值,以后会扎根深度开发,而不是IP转卖售卖,被滥用,被平庸使用。”吴文辉说。

他坦陈,此次年度盛典拉来影视剧厂商,电影厂商、网剧播放平台、视频播放平台、动漫、游戏改编方、影视明星等,就是要让业界看到,IP可以不断衍生出新的产业链。阅文要做的,就是将格局“规范下来”,让那些对IP最有兴趣、最有开发能力的人聚集起来,共同打造超级IP,壮大行业。

这是一种生态思维。过去我们经历了一段混乱周期。许多人模糊地知道IP有价值,但缺乏深度开发能力,于是囤积居奇,希望通过垄断获得暴利。它抑制了产业创新,导致市场畸形。这是一国家IP创意、创新能力缺失的体现。

中国许多领域都经历过这变迁。改革初期的制造业与出口加工业都是如此。我们擅长来料加工,出口原料。美日则在我们基础上深度加工,然后一个简单循环,出口中国就能获取更高溢价。

多年以后,伴随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崛起,中国文化产业也发生了巨变。除了电影票房高企,游戏、影视、动漫、动画、电竞以及线下各种O2O化主题乐园,已给上游IP开发提出更高要求。这一环节甚至已成整个产业链的最大瓶颈。

如此,再回味阅文盛典,就有更多味道。对它来说,从售卖走向围绕IP进行生态圈建设,不但是商业模式的问题,而是生存问题。一个无法整合IP开发能力的阅文,手握庞大的文学资源,一定是个巨大包袱。只停在售卖层面,它会被行业OTT掉。

某种程度上,盛大文学当初之所以出脱,不是陈天桥没眼光,而是政策、市场环境、基础条件不够,它没能力整合更多资源,完成IP开发,延伸价值链。

而且,还有一重风险,中国盗版猖獗。吴文辉前夜分享了一组数据:从2008年开始,中国这一领域每年重点打击的10大盗版案,基本都与阅文有关;去年有34起诉讼胜诉,甚至包括针对阿里、百度等公司的案例。尽管如此,盗版依然非常严重。

2阅文能玩转IP新规则吗?

那么,新的问题也就来了。一年来,阅文平台多个IP虽然得到很好变现,月榜形成了一种IP价值标准体系,前夜盛典也渲染出了产业号召力,但阅文真正具备一个庞大IP开放平台的实力么?

从资本来说,我毫不怀疑。它背后有腾讯集团支撑。作为腾讯集团旗下腾讯互娱4大业务板块之一,阅文应该不用发愁资金问题。

但情境有点微妙。跟其他三板块不一样的是,阅文是个开放平台。所谓开放平台,就是两端要高度分散。阅文是典型平台模式。这就要求它不能被限定在腾讯互动娱乐单一服务下,必须对外展示更大的资源整合能力,甚至包括与腾讯有一定竞争关系的伙伴。

前夜,吴文辉谈了多次QQ阅读、微信,但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几乎没提“腾讯”。我相信,即便阅文未来会持续借力腾讯,也应该有相当的独立运营能力。这是非常关键的策略。

当然,我也观察到,过去一年,阅文在产业链关键环节上有许多举动。比如与多家电影、电视剧公司、机构合作,强化改编;入股中信出版,打通出版通道;牵手世纪文睿、搜狗阅读等,扩展跨终端数字阅读;牵手永乐互娱,开启IP演游联动模式;与PPTV等视频网络合作,拓展分发与网播能力。此外,它还与诸多动漫、动画、网游等第三方资源建立了战略合作。

至于腾讯互娱旗下游戏、动漫、电影三大兄弟板块的资源,就更不说了。我甚至认为,多年以后,阅文集团非常有可能成为腾讯整个互动娱乐事业最底层的支撑力量。

即便如此,我看好阅文的根本缘由依然在于它作为中国最大原创网络文学的平台价值。IP开发确实是关键的商业战略,但若某天它的原创文学平台能力弱化,IP开发只不过是无缘之木。

这不是因为我更关注上游作者群与文本生成。它确实是一个产业真正原始的驱动力量。文学与文字的形式虽然单调,但在整个泛娱乐生态中,它不仅自洽——即对应着庞大的阅读市场,更是其他文化娱乐市场最原始的材料,蕴含着比其他娱乐服务更大的市场空间,价值链也更长。

阅文也有其他强劲对手。互联网领域就有乐视、阿里、百度,以及新进的小米们。更有许多从传统一端走过来的文化娱乐企业,它们各有自己的优势。但坦白地说,在原生IP生成力上,至少目前,我更看好阅文。

当然,如果阅文缺乏进一步开放意识,或者受腾讯限制太多,它的IP生态圈构建不太可能有真正的竞争力。这家基于文学文本的平台,必须进一步走向开放,才能真正成为泛娱乐时代的王者。

写到这里,本来可以消停了。忽然想到盛大创始人陈天桥。过去多年,他深居简出,已经不在产业前台。假如面对今日阅文,相信他会有一种复杂的心情:他有十足的理由为自己骄傲。从盒子到文学,当然还有游戏及其他,陈天桥的早期布局,证明这是一个金矿。他是中国互联网业少见的战略家;同时,我也相信他一定也有许多遗憾。因为,他谋划的数字娱乐帝国、战略布局、商业愿景,虽然表面看都因当初国家政策、基础设施、市场条件限制而受阻,但他自身显然也有某种人格与商业化的局限。只是无论如何,整个产业应该永远记住了这个人。

海洋类试验机

玻璃钢管道长期静水压试验机

俩室一站用钢瓶外测法水压试验机

消防行业生产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