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有机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自闭症之父微博吁关注

发布时间:2020-01-14 20:16:54 阅读: 来源:有机肥厂家

蔡春猪和儿子喜禾在草坪上玩耍。 蔡春猪供图

尽管儿子患有自闭症,蔡春猪仍会保持乐观的笑容。本报记者 吴江 摄

新京报插图/许英剑

【感人榜】

蔡朝晖(网名蔡春猪)

年龄 38岁

社区 通州区北苑地区

【德行录】

今年2月,编剧蔡春猪的儿子喜禾被确诊为自闭症。哭过之后,蔡春猪取名“爸爸爱喜禾”,在新浪微博上以调侃的语气和略带夸张的文字记录着喜禾的生活。短短几个月,蔡春猪那乐观向上、爱开玩笑的“喜禾爸爸形象”打动众多网友,他的微博粉丝超过8万人。今年7月,名为《爸爸爱喜禾》的书出版。读者们笑中带泪地看着,从文字中慢慢地认识自闭症群体。家中有自闭症孩子的父母,也从书中找到力量。蔡春猪被称为“自闭症之父”。

不管是晴天霹雳,还是命运的偶然,蔡春猪“中招”了。今年2月,2岁零6天的儿子喜禾被确诊为自闭症。

蔡春猪说,当时的心情很苦闷。以至于后来他和老婆去餐厅吃饭,点了道辣菜,两个人拿起筷子还没吃,对望了一眼就哭了。餐厅的人跑来说“对不起”,并问“菜是不是太辣了?”

这就是蔡春猪讲话和写作的方式,就像他满头的卷发,绕着绕着就把你绕进了他的玩笑。但是,这个笑称自己“10句话有9句是玩笑”的38岁湖南男人,小心翼翼地绕开了自闭症的阴影,用略带调侃的文字展现着对儿子的爱。他是在记录,也是在讲述,记录喜禾,讲述自闭症群体。

调侃患病儿子引发关注

“开车在四环路上,视线一片模糊。当医生说出孤独症三个字,我知道胡作非为的日子过去了。我儿子2岁零6天,确诊为孤独症。开车回家的路上,四环滚滚车流声遮盖不住我的哭声。”这是蔡春猪得知儿子患自闭症后的第一条微博。此后,他陆续在微博中以诙谐的语言和细节,记录着喜禾的生活,至今已有千余条。

今年5月,蔡春猪写了一封几千字的信,写给18岁时的喜禾。“……吾儿,我都能想到你收到这封信的反应你撕开信封,扯出信纸,然后再撕成一条一条的,放进嘴里咽下去。你这么做,我认为原因有三:一、信的内容让你生气了;二、你不识字;三、你是自闭症,撕纸就是你的一个特征。不知道你是哪一点,盼回复……”当他把《给儿子的一封信》贴到博客里后,几乎在一夜之间,这封信被浏览十万余次,被转发及评论数万条。

这封信是一次爆发,关注蔡春猪和喜禾的人暴增,有关喜禾的每条微博,几乎都能获得上百条评论。至今,他的微博已有8万多名粉丝。

网友蔡景钟George留言说,蔡春猪写微博让大家认识、关注这个群体,至今有些地方机构仍不认为自闭症是需要救治和扶持的对象。还有很多网友说,本来是抱着轻松好玩的心情看蔡春猪的微博,但看着看着就哭了。

7月,蔡春猪出书了,书名叫《爸爸爱喜禾》,加印6次,卖出了6万多本。买《爸爸爱喜禾》的人,大部分是为人父母的家长。他们大多觉得,这本书很励志,一个遭受挫折的父亲,还能如此乐观。

意外当上“自闭症之父”

虽然家有自闭症的孩子,但生活照样过。一觉睡到中午吃饭,然后送喜禾去周边三个自闭症的机构“流窜上学”。下午,蔡春猪喜欢窝在家附近的咖啡馆里,对着电脑码字、打游戏。有关喜禾的微博和书都是在咖啡馆里写出。晚上接喜禾回家,陪儿子玩。

时间久了,蔡春猪发现,每天都会有网友问他,他们的孩子是不是也是自闭症。“我不是医生,没有资格诊断,我只能告诉他们我所知道的。”蔡春猪说,不下一百人在看了他的微博后发现,他们的孩子有可能是自闭症。前两天,有个网友对他说,原来很恨他,现在很感谢他。“恨他”是觉得看了《爸爸爱喜禾》后发现女儿也是自闭症,“感谢他”是因为这本书让他能及早带女儿去治疗。也正因为如此,他被网友称为“自闭症之父”。

“不说我是功德无量,至少是件好事情,让他们及时发现孩子的问题,自闭症越早干预越好,辅助手段是很有效的。”蔡春猪说,喜禾的早期干预进行了几个月,进步就很大,因为他说话了虽然总是对着他喊“公共汽车”。而很多自闭症患者一辈子不会说话。

盼更多人了解自闭症

谈到社会大众对自闭症群体的态度时,蔡春猪窝在沙发里的身体坐正了,语调变得有些低沉,配合着偶尔发出的一两声叹息他终于正经了。

他坦言,在儿子得自闭症之前,他不会去关注自闭症。“如果每次都要发生在自己身上后,才能体谅别人,付出的成本非常高。”所以,他希望发微博和写书能让更多地人理解、接纳、帮助自闭症患者。

其实,在蔡春猪之前,有很多自闭症患儿的家长每天都在写一些自闭症的东西,但关注度不高。“强行灌输是不可能吸引人关注,我就换一种口气,写好玩一点。”蔡春猪说,只有勾起了他人的兴趣,才能让他们了解到自闭症的一些东西。

“看过我微博的人至少有50%认识了自闭症,只有认识了才能去谈接纳,才能讲得通道理。”他说。

采访结束后,蔡春猪走出咖啡馆。晚上的时间,是属于喜禾的。

【记者问】

有人说你拿儿子挣钱,你怎么看?

蔡春猪:都说养儿防老,我提前一点干不行吗?将来儿子没有这个能力,我就先替儿子挣钱了,怎么不可以?说实在的,这能挣几个钱?这么多自闭症的家长,谁不想写一本书?他们特别想说话,一肚子心酸不知道怎么说,我有一支笔,把他写出来了,就这么简单。

“我儿子第一次叫爸爸是对墙。后来陆续对窗,对香蕉,对电灯泡都叫过爸爸,唯独没有对我叫过一声。”

“我曾经对儿子有很多期待,如所有望子成龙的父母。我现在再也不会期望他成为诺贝尔奖获得者,考古学家,探险家。如果未来一年,他能有意识的对我叫出爸爸二字,这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摘自“爸爸爱喜禾”微博

【话厚德】

“我每天在微博上记录儿子的生活点滴,不是自我美化我确实借这个平台,让普罗大众认识、了解自闭症,从而理解宽容这些孩子。” “中国有家丑不外扬的传统,我不认为这是家丑,只是不幸。我要更多人去关注这个群体。中国有150万名孤独症患者渴望得到社会关注。”

蔡春猪

【征集令】

新京报第五届感动社区人物评选活动正在进行。欢迎各界广为推荐候选人。

2012年1月20日前,可拨打热线67106710推荐。

发送候选人资料至xjbgandong@

也可登录新京报网、新浪网新闻首页参与。

合作媒体:新浪网

本版稿件采写/本报记者 王卡拉

预约挂号平台合作

名医汇

预约挂号平台电话

就医挂号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