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有机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5-(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46:58 阅读: 来源:有机肥厂家

孟绫猛然间从梦中惊醒,见自己出了一身冷汗,枕上还湿漉漉的,不时松了口气。

原来是场梦!可这梦太真实了,仿若孟东在向她交待后事。

她的心越发的敏感不安。

忙将守在屋外的月儿唤了进来:“月儿好妹妹,帮个忙!”

孟绫不知月儿是不是可信,不过情急中,她也只能求月儿,便以姐妹相称。

月儿见她一身的冷汗,又是一副惊魂不定的样,担心地说:“大少奶奶别急,有什么事吩咐月儿去办就是!”

孟绫鼻翕一酸,将腕上的金镯子摘下塞给月儿,握着月儿的手说:“算我求你!去东城街66号,看个孩子,再替孩子买些日用品,另外,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份今天的报纸!这镯子送给妹妹你,当是姐姐我的心意,往后就是自己人了!这是买东西的钱拿好!”

孟绫塞了叠钱给月儿,又关照月儿让奶母这些日子辛苦些,她过段日子再去看孩子。

月儿点点头,将她的话一一记住,却怎么都不肯收那镯子。

月儿说她是孤儿,难得孟绫将她当成亲人,心头一热,感激孟绫都来不及,便将镯子搁回桌上,转身步了出去。

孟绫望着桌上的镯子,不由轻笑。难得遇见个不为钱所动的人,直觉告诉她,月儿忠实,比香儿要靠得住。

她刚才其实也在打赌。

月儿是不是贪小便宜,如果月儿收下镯子,只能说月儿势利,这样的人随便哪个都能收买,定是不能相信的,没想到她居然赌赢了。

月儿在黄昏时分赶了回来,手里拿着份当天的报纸。

孟绫一见报纸,迫不急待地打开,一个版面一个版面的搜寻,被副版上大篇幅登着的几张照片吸引了去。

照片上是几具被悬挂在明城门上的尸体,报上说是地下党份子,昨晚已被执行枪决,然后在死者照片旁边写了死者的年龄、性别……

孟绫心陡然间揪紧,眸光落在其中一具尸体上,眼前一黑,“咕咚”倒在地上。

月儿吓一跳,忙唤人去找丈夫。

“大少奶奶近来忧心过重,还是得好生养着!”大夫替孟绫检查一番后郑重地道。

孟绫浑噩的神智逐渐清醒,忙问大夫说:“孩子可好?”

大夫望着她说:“孩子暂且无事,大少奶奶身子虚,要安心养胎才是!”

“谢谢!”孟绫冲大夫说道。

知道孩子无事,微微松了口气。

望着月儿将大夫送出门,她心里却七上八下。想到孟东的死,再想到昨晚的那个梦,泪水哗哗直落。

孟绫想不通哥哥怎会成了地下党分子,他失踪的这两个月究竟干啥去了?

孟东的尸体还挂在城门上,孟绫心急如焚。

不管怎样,死者为大,做为妹妹,总得让他入土为安。

想到这,孟绫揭了被子步下床,在屋里踱来踱去。

符贞媛来看她时,见她憔悴不少,明明怀着身子,反倒比以前清瘦了许多,连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抠出来。

“绫儿,我给你带了些好吃的!”符贞媛将手里的吃食搁在桌上。

见她不出声,思绪仍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里,符贞媛步上前,拉住她微凉的手说:“对不起,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我刚知道,二哥那混帐居然对你干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你放心,我已替你骂过他了!”

孟绫仍旧不语,看得符贞媛心疼不已,便换了个话题:“我刚给大哥打过电话,他说就这几天回来!”

孟绫游走的神绪渐渐收回,“是吗!”

似乎在跟符贞媛说话,又像是在跟她自己说,弄得符贞媛以为她爱理不理,生气地撅起嘴。

“是的啦!要不,你写封信,我让人带给他!”

孟绫想,这倒是个办法,他正愁着孟东的事,不知怎么办,或许符舒泽有办法。

忙从旧书上撕下一张白纸,可是笔却怎么都找不到。

自被禁足在屋,就已与外界隔断,连文房用具都未曾留给她。

孟绫想了想,记得自己的包里有一支派克钢笔,便找了出来。

时间隔久了,那钢笔头上有些干,好在里面的墨水满满的,她拿在手上洒了洒,倒也能写出字。

符贞媛瞧见那钢笔,眸光一亮,笑道:“哟,我大哥他还真够舍得的,连最心爱的笔都给你做定情物了!”

孟绫写字的手一顿,瞧了瞧手里的钢笔,不知所以,却瞬间明白符贞媛的意思,“你怎么认定这是你大哥的?”

符贞媛低低一笑,指着笔上“RM”两个字母说:“就凭这个!这是大哥名字的缩写,据说全世界仅此一支!”

孟绫娥眉一蹙,还是听不明白。

“傻绫儿,RM就是润铭的缩写啊!”

孟绫身躯摇晃,所有的事情一一在她脑海里过了一遍。

原来那晚她与孟东遇见的那个受了伤的黑衣人居然是符舒泽!想必这笔是她与符舒泽相撞时,无意间落在她布袋里的。

心陡然间揪紧。那么孟东的事,她自然也想到了几分。

他怎么可以这样骗她?

孟绫泪如雨下,一时间觉得自己像个大傻瓜,竟将自己托付给这样一位身藏不露、身份不明的危险人物,还害死了无辜的哥哥。

这一刻她好恨自己。

红唇一咬,将已写好的书信,撕个粉碎。

符贞媛不知她这是哪般,明明写得好好的,居然又撕了,还哭得这般伤心,连她都不知怎么安慰了。

只听孟绫含着泪说:“贞媛你帮我离开这里好不,我哥他……死了,尸体还挂在城门上!”

说时将那张报纸递给符贞媛。

符贞媛定晴一看,有点不敢相信:“孟东会是地下党?开什么玩笑!说他是无赖我还相信的!”

孟绫自然知道中间的曲折,可这哪能与符贞媛说,毕竟这里面牵涉到太多的人和事。

她不想再去管了,也不想有人再去送命,只想领回孟东的尸体,让他落土为安。

“我帮你想办法吧!表哥他是调查科科长,他应该有办法!要不,我晚上带你去见他!”

孟绫一想到邹永辰,鸡皮疙瘩直起,可是事情到了这步,就是虎穴,她也得硬着头皮奔赴。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晚上还有哈。哪位亲有从医的亲戚帮忙问下嗜血综合症国内哪家医院医术最好,还有机会痊愈吗,有的留言喔,非常感谢!

设计门头发光字常州天宁区

扫马路车厂家报价多少

选择碌曲工地洗轮机本地企业

3米1医院疫苗冷冻车供应商卖

底盒自动化设备贵州装配机接线盒自动冲孔机

泰安污水管网HDPE塑钢缠绕管连接温度要求

鹤壁雨水排放HDPE双壁波纹管铺设准备工具

通化配电管网CPVC电力管技术问题阐述

广州黄埔港进口家具报关行复古家具报关行